中国财经报道网

资本市场丨刘纪鹏:落实新“国九条”要继续完善注册制和独董制度

中国经济时报 2024-05-13 13:00:42 28868℃

——专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原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

· 如何加快落实新“国九条” ·

编者按自2024年4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监管防范风险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以来,资本市场开启了更为深层次的改革,“1 N”政策体系也在加速落地。中国证监会主席吴清称:“强大的资本市场是现代经济的标配。”本期资本市场就严把发行上市准入关、加快退市进程、现金分红变化等进行深度剖析,并探讨了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和独立董事制度改革。专家表示,未来两年,将有相当一批公司经不起强力监管而选择退出,而后续的IPO可以在严格监管下把握好节奏。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慧

自2024年4月《关于加强监管防范风险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新‘国九条’”)发布后,资本市场开启了更深层次改革,“1 N”政策体系加速落地。就新“国九条”提出的严把发行上市准入关、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等要求,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近日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原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毋庸置疑,从源头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将推动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顾问或专家委员会应参与股票发行注册制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证监会今年发布了4个配套政策文件,还修改了《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后续还将研究制定促进资本市场长远发展的改革举措。你对把好上市准入关以及股票发行注册制有哪些建议?

刘纪鹏:新“国九条”强调系统性,强调“1 N”的政策体系,其中上市环节是关键,核心是处理好资本市场全面注册制改革的发展方向和保证IPO上市公司质量的关系问题。2019年,首批科创板公司上市交易;2020年,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落地;2021年,北京证券交易所开市并同步试点注册制;2023年2月,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正式启动。

在实行注册制后,企业上市步伐加快,从2018年至今,上市了1900多家公司。新“国九条”出台后,还要进一步完善注册制。此前我和中国证监会相关人士沟通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时谈到,一些高科技公司无利润、无营收,但如果不让这些公司上市,其可能就会到其他国家和地区上市。在这种情况下,处理好注册制和高科技公司的上市问题,就需要进一步完善高科技公司上市的制度。因此,可以考虑给其一个特别的符号,提示投资人这类公司存在一定的风险,但属于高科技公司,符合未来产业发展的方向,如果公司发展顺利就会获得高收益,毕竟有些投资人愿意投资这类公司。

另外,注册制还要有专业的顾问或专家委员会,来组建发行审核中心或发行审核委员会,可由不超过50位专家组成。一家企业过会要有至少5位专家或顾问参会并向企业提出问题,所提问题和企业答复要全部发布在网络上,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如果公司的回答不理想,那就需要重新准备。如果通过了专家的提问,又有券商承销,那公司就能上市。

对保荐人和承销商则要严刑峻法,为企业承销就要至少保荐10年至20年,一旦出现问题,保荐人要负相关责任。而在退市环节一定要紧紧抓住“害群之马”,如果大股东或中介机构造假,一经查实要对其进行处罚,对重大造假行为要重罚,同时还要把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结合起来。此外,证监会是否可以成立中小投资者保护基金,作为对退市企业投资者的保护基金。

理想状态下上市公司不要超过5000家

中国经济时报:有分析称,A股上市公司数量已超5300家,应该加快退市步伐,对此你怎么看?

刘纪鹏:当前上市公司确实有点多,尤其是在注册制背景下,公司发展良莠不齐。美国有三个股票市场,200多年的时间一共大概有5700家上市公司。我国资本市场发展了34年,却有5300多家上市公司。确保上市公司质量,必须要从公司上市、事中监管、退市等方面进行一系列的考量。

在注册制背景下,对于企业退市,该果断的时候必须果断,但要分清楚退市的起因,比如财务造假或公司发展得不理想等情况。如果是正常的经营亏损,投资者就得接受和承担;如果是大股东造假后套现,那就要把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结合起来。

新“国九条”的推出,将进一步严格上市“入口关”,适当放慢公司的上市节奏,不会耽误公司未来的长远发展。预计未来两年会有相当一部分公司退出。以中国现在的发展规模,在未来理想状态下,上市公司数量最好不要突破5000家。一些上市公司在“长牙带刺”的强力监管下会选择退出。但后续的IPO也可以在严格监管下,把握好节奏逐步开通。

独立董事要当证监会的“眼睛”

中国经济时报:新“国九条”分阶段提出了未来5年、2035年和本世纪中叶资本市场发展目标,从投资者保护、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等方面,勾画了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蓝图。对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你认为目前要做哪些事?

刘纪鹏:关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问题,目前重要的是完善独立董事制度,要让12000名独立董事成为证监会的“眼睛”。但现在的独立董事都是大股东通过董事会聘请的,而独立董事的使命又是去制约大股东的,这就在现实操作中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同时,还要完善上市公司“执行董事管运营、独立董事管监督”的体制,独立董事的产生制度、激励惩罚制度和人员选拔制度非常关键,建议把对独立董事的培训考核从证券交易所转移到上市公司协会来,打造独立董事人才库。每家上市公司上市前的独立董事选派,可由上市公司董事会和独立董事工作委员会向独董人才库申请解决,其目的就是要让中国的独立董事,逐步地从现在的兼职独立董事发展成为职业的独立董事。

独立董事考试还可以交给上市公司协会等组织,由协会制定独立董事的薪酬标准。还可以培养一批职业的独立董事,并让这些人在人社部申请相应的职称。上市公司是中国经济的脊梁,花时间和精力去培育一两万名职业独立董事是值得的。此外,还要借鉴国际经验,尊重中国国情,持续完善并创新独立董事制度。

总 监 制丨王 辉 车海刚

监 制丨李丕光 王彧 刘卫民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曹 阳

审核:付龙

— THE END —



版权声明:此文为转载或用户投稿,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此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