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经报道网

智库报告丨2024年全球形势呈现出七大新特征

中国经济时报 2024-05-16 12:01:19 27006℃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形势报告课题组

01 2023年全球形势与世界格局发展状况

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大国博弈广度和烈度上升,全球问题与挑战日益严峻。

(一)全球经济增长分化加剧,通胀大幅缓解但仍有隐忧

具体而言,全球经济呈现以下特点。

一是全球经济继续下行,主要经济体增长分化加剧。

世界经济复苏面临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24年1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计,2023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1%,较2023年10月的预测值上调0.1个百分点,较2022年下降0.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世界经济增长分化加剧,呈现双速增长格局。IMF在2024年1月的预计数据显示,2023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速为4.1%,与2022年持平。而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为1.6%,较2022年下降1个百分点。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差在2023年进一步扩大至2.5个百分点,且这种经济增速差在未来有望保持。按IMF预计,未来五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在4%左右,比发达经济体增速高出至少2个百分点。

经济增长分化也体现在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以及发达经济体两大群体内部。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内部来看,2023年亚洲和欧洲的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速较2022年有所加快,但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中东和中亚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速均有不同幅度的下降。从经济增速对比来看,2023年亚洲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速预计将达到5.4%,而中东和中亚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速仅为2.0%。从主要发展中经济体来看,中国和印度2023年经济增速预计为5.2%和6.7%,而沙特和南非则为-1.1%和0.6%。从发达经济体内部来看,美国和日本经济表现相对强劲,2023年经济增速分别达2.5%和1.9%。欧洲经济总体表现低迷。2023年欧元区预计经济增速为0.5%,其中德国预计经济萎缩0.3%,意大利经济增长也仅有0.7%。英国经济增长也前景黯淡,2023年预计增长仅0.5%。

二是全球贸易投资增长乏力,地缘政治影响日益明显。

尽管疫情对全球贸易和投资活动的冲击与干扰已经消退,但国际贸易与投资增长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受高通胀、高利率、美元升值以及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国际贸易增长放缓。2023年10月,世界贸易组织发布的预测数据显示,2023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将同比增长0.8%,相比4月1.7%的预测值显著下调。2023年12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全球贸易最新动态》称,2023年全球贸易总额预计将萎缩约1.5万亿美元,降至31万亿美元以下,相比2022年缩水4.5%。其中,货物贸易预计降幅为7.5%,服务贸易虽有望增长7%,但相比2022年增速也有所下降。全球投资增长形势更不容乐观。2023年7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2023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受俄乌冲突、食品和能源价格高涨以及公共债务飙升等因素影响,2022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较2021年下降12%至1.3万亿美元。其中,流入发达经济体的外国直接投资额下降37%至3780亿美元,流入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额则增长4%至9160亿美元。

全球贸易和投资越来越受到地缘政治的影响。IMF第一副总裁吉塔·戈皮纳特(GitaGopinath)指出,过去5年中,地缘政治风险上升,资本和货物的自由流动面临的威胁加剧。地缘政治使得集团间的贸易裂痕扩大。地缘政治也造成全球供应链的分化,进而影响全球贸易和投资活动。根据WTO的统计,2023年上半年,作为全球供应链活动指标的中间产品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为48.5%,比前三年的平均值低2.5个百分点。从联合国投票结果来看,美国与其政治观点相同国家的零部件贸易比例在2020年一度降至73%,但此后这一数据在2022年上升到74%,并在2023年上升至77%。WTO警告,全球供应链分化迹象开始显现并将对全球贸易持续造成威胁。

三是全球通胀大幅缓解,但压力和挑战依然存在。

在主要发达经济体持续收紧货币政策的背景下,全球通胀的严峻形势大幅缓解。根据IMF2023年10月的数据估计,全球通胀率将从2022年的8.7%降至2023年的6.9%。其中,发达经济体通胀率预计将从2022年的7.3%降至2023年的4.6%,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通胀率则将从9.8%降至8.5%,预计全球约3/4经济体的年平均总体通胀率将有所下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是推动物价回落的主要因素之一。IMF的数据显示,2023年11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为164.45,较2022年同期下降14.4%,较2022年8月的高点则下降了32.0%。其中,燃料价格同比下降26.1%。不过,全球通胀仍存在一些隐忧。其一是2023年的通胀仍高于疫前的水平,按IMF预计,多数经济体的通胀要到2025年才能回到目标水平。其二是核心通胀的下降更加缓慢。IMF预计,2023年全球核心通胀率为6.3%,仅比2022年下降0.1个百分点,从平均通胀率水平来看,2023年全球有超过一半的经济体的核心通胀率并没有下降,显示出核心通胀率仍具有较强的韧性。

所以,通胀仍将是大多数国家面临的挑战。据IMF预计,在实施通胀目标的经济体中,2024年有89%的经济体的通胀率将继续高于其目标水平。

四是主要发达经济体加息接近尾声,但货币政策维持紧缩。

从2022年开始,为遏制高通胀,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也纷纷开启加息周期,全球多数央行史无前例地步入同步加息潮。进入2023年,伴随着通胀压力的缓解以及经济复苏动力的减弱,大多数央行的加息步伐明显放缓,本轮加息周期接近尾声。从2023年开始,美国加息节奏明显放缓。2023年6月,美联储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不变,这是美联储自2022年3月以来连续10次加息后首次暂停加息。7月美联储再次宣布加息25个基点,这也是2023年的最后一次加息。此后美联储一直维持这一利率区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2023年12月议息会议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联邦基金利率“或已接近本轮紧缩周期的峰值”。自2022年7月开启加息进程以来,至2023年9月欧洲央行共连续加息10次,累计加息450个基点,其主要再融资利率、边际借贷利率和存款机制利率分别上调至4.5%、4.75%和4.0%,欧元区利率已被提升至欧元问世以来的最高水平。欧洲央行认为,基准利率已经达到一定水平,在足够长的时间内维持这一利率有利于将通胀率带回目标区间。因此,在2023年随后的议息会议上,欧洲央行都决定暂停加息,维持利率水平不变。分析认为,如果不出现重大意外,欧洲央行的加息周期大概率已经结束。与此同时,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也暂停加息,甚至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启动降息以刺激经济。

不过,当前全球高利率水平仍将持续一段时间,并可能加剧金融风险。2023年上半年,美国银行业爆发危机并引发全球银行业恐慌,正是美联储连续提高利率造成的。全球央行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央行长时间维持高利率水平可能会进一步加剧银行业压力,影响银行利润和放贷意愿,严重影响金融稳定和经济增长。高利率也将进一步加剧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压力。世界银行发布的《2023年国际债务报告》指出,由于全球利率飙升,2022年中低收入国家用于偿还政府和政府担保债务的支出达到创纪录的4435亿美元,2023年和2024年所有发展中国家偿债成本将增加10%,而低收入国家增幅将近40%。2023年以来,一些外债占比较高、经济基本面较差和金融体系较为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很高的债务违约风险,甚至部分国家已经出现了债务危机。

(二)大国博弈高位持续,国际体系加速重组

2023年,大国间地缘政治与意识形态竞争烈度依然居高不下,继续推动整个国际体系加速分化重组,风高浪急的百年变局之中仍在累积涌起惊涛骇浪的动能。

一是美国执迷于对华竞争,策略性调整难保长期战略稳定。

美国在把对华安全遏制和经济打压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后,又转而寻求所谓稳定中美关系的“底线”,企图达到既“规锁”中国又不引发冲突的目标。这决定了美国对华竞争的表面趋缓只是策略性调整,两国关系的基础仍然高度脆弱,大国对抗的阴云依然笼罩着亚太地区。尤其在经济领域,迫于美国国内和盟国压力,拜登政府接受了欧盟提出的“去风险”概念,公开表态不会追求对华“脱钩”,反复声明其内外政策不以遏制中国经济发展为目的,甚至欢迎一个经济繁荣的中国。然而在否定“脱钩”的同时,美国仍然在鼓动盟国和其他伙伴将中国视为威胁的来源,依然主张将中国排除出关键产业和技术设施的供应链,断绝与中国在新兴技术领域的合作。在七国集团(G7)广岛峰会上,美国推动在联合公报中加入针对中国的经济安全内容,“去风险”开始成为整个西方集团的对华经济方针。美欧贸易和技术委员会以及“印太经济框架”这两个排华机制也在美方推动下不断展开新的谈判。旧金山元首会晤前,拜登政府还大幅收紧了针对中国的半导体出口管制。

二是俄乌冲突长期化,巴以冲突爆发加剧全球和平赤字。

美俄在乌克兰战场的大国角力还在继续,乌军的大举反攻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但并未改变整体战局的僵持态势。俄乌冲击还在延续,巴以冲突又骤然爆发。巴以冲突风险不断外溢扩散已构成全球安全的重大风险。

三是发展中国家团结意识增强,“全球南方”成为国际舞台新焦点。

为了强化针对中俄等国的安全遏制、经济封锁和外交孤立,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更加重视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影响,这使得“全球南方”这一早已有之的概念得到了大国空前的关注。

尽管西方国家加大了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拉拢,但是效果却较为有限。与美国的期待相反,发展中国家明显加强了团结,更加重视通过集体行动来维护权益和扩大影响。在南非召开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五次会议决定吸收阿根廷、埃及、埃塞俄比亚、伊朗、沙特和阿联酋六国成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以下简称“金砖机制”)的正式成员。扩员后的金砖机制在代表性和总体能力上较之前均有显著提升。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组织”)也在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正式接受伊朗为成员国,批准了白俄罗斯加入上合组织的备忘录。在此前的上合组织果阿外长会上,科威特、马尔代夫、缅甸、阿联酋和巴林五国也获得了对话伙伴地位。金砖机制、上合组织的壮大不仅意味着发展中国家整体更加团结,也体现了它们中的大多数对西方国家孤立中俄的拒斥。

(三)传统安全问题总体恶化,非传统安全挑战不断凸显

大国博弈和地区冲突的持续蔓延加剧了本已严峻的全球和平赤字与安全赤字,使得传统安全问题更趋恶化,导致更多脆弱国家遭受军事冲突和政治动荡的袭扰。此外,气候变化对环境的影响还在加深,极端气候事件和自然灾害更加频繁,极端炎热

审核:王欲然

— THE END —



版权声明:此文为转载或用户投稿,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此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